要说当前中国最大的新闻,可以说是涨势如虹的股市了。特别是五一长假过后,中国股市已近疯狂,可谓是全民皆股。几乎社会各界都认为现在中国股市大好,而我却不这么想,也许任何时代都有人杞人忧天吧。
  记得我开始关注股市是在最近一个暑假,那天去表弟家玩偶然看见他家用的炒股软件,觉得挺有趣,于是就拷回家安装上天天看着K线图当作看电视玩吧。当时中国股市还算正常的,没像现在这么变态。后来一直保持着没事看股的习惯直到4月发觉股市有点异常的好了。
  于是就有我标题所述的言论:面对目前中国股市涨势良好的可嘉形势,面对温家宝所言的中国目前经济状况和谐稳定。我们是否需要担忧一下,1929年的美国灾难,是否会在此刻上演?
  当前并非只有我一个人有此担忧,经济界也有人指出,中国股市离崩盘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是就目前的状况看,大多数股民和经济学家及政界人士还是比较乐观的。在新浪网上的调查显示,目前有44%的投资者认为股市仍将上涨,仅有16%的投资者认为后市将会下跌。
  昨天我在寝室说中国股市将要下跌时我同学还说我是妖言惑众、危言耸听。他们说中国股市才涨了多少?应该至少涨到2008年,而且我国政府还会进行相应的宏观调控,所以根本不可能跌。
  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当农民都知道炒股能赚钱的时候,股市它还会涨么?我们不妨想想那些让人刻骨铭心的股灾,想想1929年的美国经济大萧条,想想1973年的“漂亮50”。难道这不足以让人担忧中国现在的股市吗?
  有人可能会说,我们和美国可不一样,人家是资本主义的市场,而我们中国是远优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是仅仅想用中国社会主义强有力的国家宏观调控保证万无一失,是不谨慎的。当年的资本主义确实存在重大问题,因为通货膨胀导致胀滞并发的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无法摆脱的基本规律和弊病。但是资本主义已经经过了多年的考验,大风大浪都经过了,目前也正趋于完善。论资本,人家比我们的社会主义老;论经验,人家也经过了多次挫折和革新。
  我们不能总抓着课本上所说的“社会主义远优于资本主义”不放,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利和弊,要善于承认他人的成绩并学会取长补短才是最重要的。我承认社会主义在理论上是具有先进性的,但是毕竟我们发展时间还不长,还不够完善。与老资本的资本主义相比,中国的社会主义也许还是个未受过挫折的孩子。现在中国的股市以自身的方式嘲笑着资本市场的传统理论,但那些久经考验历久弥新的理论迟早会回过头来给我们上一课。我们只是不知道,上课的时间何时到来,也许是下个月,也许就是明天。
  五一的前一天,有人在QQ上怂恿大家买000850,说到了五月会涨到30元,可以让你赚一倍。我打开软件看了看,确实一路平稳,结合目前股市良好状态似乎是会涨的样子。可是过了五一,大家可以看看000850,几乎是直线下跌到20以下,庄家行为操盘行为令人怀疑。
  目前中国股市存在的重点问题就是股市泡沫和存在弊端的“政策股”。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今年1月提出“中国股市在形成泡沫”,那个时候,股指正在3000点关口前徘徊。和那一次讨论“有没有泡沫”不同,如今股市已经又上涨了1000点,这一次的讨论侧重点已经转移到了“如何面对泡沫”。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昨天撰文指出,“市场明显已经开始出现失控的迹象。”她认为,目前中国股市这种建筑在资金堆砌之上的“收益”有很大的泡沫成分,短期股市被推得越高,风险积累越大,泡沫破灭跌幅也越深,最危险的是,股市泡沫破灭可能成为经济危机的导火线。“对于政策调整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我们不应想当然而不以为然。”左小蕾说,“如果市场刻意淡化政策的影响,不断推高市场泡沫,从防范经济危机、稳定社会发展的高度,也许会有更严厉的政策出台。我们不应误判政策决心,更不应低估政策的影响和作用。”
  与左小蕾的观点不谋而合,另一位经济学家谢国忠早在一个月前就呼吁出台政策调控市场。昨天,他又一次撰文表达了这一观点。“我觉得如果出台一定的政策,不要让股市涨得太快,对于经济长期稳定发展和社会稳定都是有好处的。”谢国忠说。
  但是面对目前状况,大多数人还是保持乐观的态度。
  “当前我国资本市场正面临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我们千万不能因为一些似是而非的武断结论伤害市场,错过机遇。”和上述两位激进的悲观论者相比,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昨日的表态显然比较乐观。他认为,当前市场总体上没有出现太大问题。由于金融模式不同、发展阶段不同,一些学者用当初日本泡沫经济、股灾来简单比对当前中国市场的方法站不住脚。不过,吴晓求也承认,“目前,市场存在的是结构性泡沫。具体而言,就是一些迹象表明某些资产的价格存在高估,这种高估也与投资者的结构特征相关——当然,是否真的高估,也要由市场来检验。”
  我个人觉得最有趣的情况是当年因为两句话影响股市两次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中国证监会前任主席周小川在前几天记者发问时的表现。
  在5月6日10国集团央行行长巴塞尔会议召开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公开承认,目前股市泡沫确实令人担忧。然而在10天之内,周小川在中国股市问题上却变得谨慎起来,“担忧”变成了微笑回避。
  近日,高盛、摩根士丹利、瑞士第一信贷、摩根大通等纷纷发表观点,对A股市场泡沫给予提醒。5月14日,上证综指盘中以4081.43点再次创出新高,最终报收于4046.39点,涨0.61%。“十字路口”,股市跌破4000点,连续两日上攻乏力。
  昨天下午5时许,就在第二和第三次理事会议之间短短的休息间隙,周小川面对早报记者的提问时说:“目前,内地存款准备金率还有上调空间。这些工具都随时可以用。”话说到这里,周小川颇有深意的顿了顿,接着颇为神秘的笑着说:“但是这不等于说现在就要用。”早报记者问:“您觉得目前股市发展正常吗?”身为中国证监会前任主席的周小川直白地回答:“中国股市不归我管。”说完抽身而去。
  引用了两段新闻发现文章有点离题,现在回到我们的主题。
  中国股市还有一个重点问题就是“政策股”。
  就像我前面说的一样,身为资本主义的美国在这方面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让我们翻开《当代资本主义新变化》看看美国的现在市场经济体制模式:
  美国的现代市场经济体制模式也叫竞争性市场经济体制模式,和消费者导向型市场经济体制模式。美国市场经济体制模式的主要特征是:建立在高度发达的生产力基础之上,垄断经济占据主导地位,企业具有充分的自主决策权,在市场机制基础上发挥国家干预的作用。逐步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市场经济制度,这就是以私有制为基础,以自由企业为主体,同时辅以国家宏观调控的市场经济制度。所以,在美国经济中,既有私有经济,又有国有经济,既有竞争,又有垄断,即利用市场经济,又运用政府的宏观调控手段来实现经济资源的合理配置。因此,美国被看作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典型。具体来说,表现在如下方面:
  第一,垄断主导型的市场经济体制。第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企业制度。第三、有限制的政府宏观调控。第四、经济活动高度法制化。
  从这里明显可以看出,中国在第三点和第四点上做的明显是不到位的。不得不说中国的宏观调控是存在一些缺陷的。成熟的股市更需要成熟的政府。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干两件事:信息披露和打击欺诈。在中国,证监会的这两项工作做得怎么样,回顾历史就知道:过去数年所揭露出来的亿安科技、银广夏、蓝田、科龙电器等恶意操作、欺诈等重大案件,最后不了了之。证监会监管无力,于是开始调控股市,在中国股市,政府“父爱主义”无处不在,在中国更以“政策市”而扬名中外。但不要忘记,在股市上,主角永远不是证监会。
  面对目前的状况,政府确实要进行适当的宏观调控,采取强制性手段,但这种手段不是用来打压指数,而是打击市场违规行为。而中国的市场缺乏的就是这一点。
  说了这么多,应该可以成为一篇不成体统胡言乱语的论文了。如果有什么不妥的话语敬请谅解。
  而且本来我也觉得我不会写的很好,只是个人自大的认为是在针砭时弊的评论现在的股市。而且最重点的问题是,股市是否崩盘,经济危机是否来临,和我无关。前天我在QQ上和人聊天还开玩笑说,中国可能迎来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大萧条。危言耸听或是妖言惑众,无所谓了。这几天天天给别人灌输经济危机思想,搞得别人都觉得我是经管系的了。
  如果到了6月中旬,股市还没有跌,大家可以自行鄙视我这篇日志。但是如果我所说的危机发生了,我希望大家记住,这是我LL曾经的预言!
                      写于07年5月18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