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上一次上网,还是在我没有工作的时候,那时候河北的天还有点凉,校园里的小花一簇簇的开放着,山西绵山也还是青山碧水、云雾缭绕,河南也依然是夏天,偶尔也刮起一阵凉风。而现在再次上网,已经是新僵积雪刚刚融化的初春,我也已经工作六个月了。也许很多网友至今对我这段时间的消失感到莫名其妙,也许还有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九个月里,在祖国五分之一的土地上正在发生着什么。不过这也已经不值得再提及了,也许许多没有经历过的人,不是淡忘了,就是一幅事不关己的态度,也许根本没有人会听见这两千万人的声音。
  两会结束了,这两千万人依然像以前一样,看看本地网站更新缓慢的旧新闻,看看新浪和搜狐的镜像,上上人民网和新华网,好死不如赖活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值得庆幸的是,上个月20号,短信的限制终于被取消了,两千万同胞欢天喜地。这就好比有个强盗要杀你全家,结果轮到你的时候强盗突然说,让我强J你一下我就不杀你,你很高兴觉得赚大了,而现在的国人们,却只能这样被迫享受快敢。事隔半年,终于有一天我重新回到有网络的世界,但是这也并不是问题的解决,因为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依然过着和之前九个月一样的生活。
  说起来有点讽刺,六个月前我在河南发表日志的时候,还大骂“王××的亲朋好友在新僵飞扬跋扈,在王××的扶植下,以房地产起家的××集团董事局住席孙××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私人油田拥有者,××集团先后兼并重组新僵第一汽车厂、机电公司等将近四十家国有企业,仅鸟市红十月小区的房地产,就为××集团带来几十亿的收益。”而如今,这新僵第一大的集团所租用的卫星专线却成了我得以上网的依托,真是一种类似于喜剧的讽刺,如果没有××集团,也许我的日志到明年也依然不见天日。
  半年之后的第一次上网,还是有点小激动的,但是似乎外面的网络也已经变了天。网络视听许可证,重新备案,这样的风拨一次又一次把国内的网站像大浪淘沙一样一批又一批的冲刷殆尽。以前经常上的软件论坛,也已经变成了站长的个人主页,经历的五年的风风雨雨,本站由于备案问题最终决定关闭,站长如是说,而其他大多数常去的论坛,也是如此一番景象。字幕组的论坛冷清了,发放资源的地方不在了,一切就像一场大风暴得洗礼,而我好像一个刚刚出狱的人,看着一片崭新的未知世界,一切都那么陌生。正如某个网评家所说,不是古歌退出了中国,而是中国的网络正逐步退出世界。
  登陆了自己空间,正如意料之中的,几篇日志又被删除了,其中包括一些很久以前的文章。曾经的批评是一种热情,这种热情只是因为我们还对这个国家抱有幻想,还仍希望这个社会能够进步。而今,在西北某省的这九个月里,我清楚地认识到民意的渺小与可悲,十柒大所提出的保证公民表达权,宪法所规定的公民的权利,在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郑智面前,一切都是那么可笑。罢了罢了,以后我决不会再批评这个国家了,我深知裆对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可是我却是个不懂感恩的人。
  在文章的末尾,我要高呼,中国共缠裆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泯族团结好,伟大祖国好啊!

PS.疼讯的童鞋们,审劾文章很有乐趣吗?
====================
L&L八卦新闻中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