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觉间已经入冬,零九年也快要结束了。今天鸟市大雾弥漫,正如刚刚步入社会的我的心境,迷茫而无奈。欺我是贱已经过去四个月了,本省依旧处在通信官制中,依旧没有短信,没有网络,这样的日子不知下个月是否能够结束。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想写的,想说的也很多,但是当我周末回到家中打开电脑,却不知如何落笔。学生时代十六年,感觉人生多美好,步入社会六十天,只说天凉好个秋。难得的周末一个人坐在家里写这篇不知何时才能发表的日志,百无聊赖中还能感受到一种无奈。父母远在中原,女友远在华北,而我却在鸟市的家中写着日志,不,我写的不是日志,是寂寞。而更加寂寞的是,我身边的本省人民至今不知贾君鹏为何许人也,真是可笑,可悲,可叹。
  很久没有写日志了,其原因依然是本区对于信息的风锁,这是本省人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可惜的是其他全国各地人民都不知道。九月份的时候十几万人走上街头请原,没有把王L泉请下来,而今全区人民都在说政腐无能,而网络和短信,却始终是个奢侈的梦想。我们的人民政腐,为人民服务的领导班子们,代表人民利益的代表们,你们能听见全省两千万人的心声吗?就在前段时间,本省的某门户网站在内网违规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XJ网民已经快无法忍耐了请领导们重视网民心声”,文章称,一些有资本的网站对于XJ的断网经常发一些自慰文章,但是对于广大网民而言那些没有亲身调查过的编稿,反而是对XJ网现状的嘲讽,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不久之后,该文章和该网站被和谐,一切又恢复了沉默。
  现在网络已经中断四个月了,这里的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网络的生活,网吧停业也已经司空见惯,打电话给外地的朋友帮忙网上订东西或者登邮箱也似乎理所应当。几天前逛街的时候遇到了多年没见的小学同学,之前一直在好乐迪工作,现在由于投资商撤资,鸟市的分店也消失了,他也被迫变得清闲了。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可惜的是老话不总是那么应验,古时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而如今人人都在骂王L泉,他却依然飞扬跋扈,当官当的心安理得。想起十一月兵刚过的那段日子,校内被封无数,这些被封的人中,一部分是XJ在内地上学的,他们被封的原因是骂了王L泉;而另一部分不是XJ的,他们被封的原因是夸了朱R基。现实就是如此,畜牲王八蛋不仅不会声名狼藉,还能站在高台上趾高气昂;而一身正气的铁腕总里,不仅不能流芳百世,最终还落个默默无闻的下场。不过庆幸的是,公道自在人心,王L泉就算是在直播时候特写自己脸上的瘤子,也永远遭人唾骂;而朱总里在角落中短短两秒的身影,却让无数人敬仰。
  信息时代结束后是漫长的工业时代,已经不知道自己的短信铃声是什么了,也忘记了自己的邮箱密码。政府依旧是用那些陈词滥调愚弄着人民,一些官方的媒体机构也整天说些不痛不痒的新闻,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可是民众们已经失去了对政腐的信心,但是却只能保持沉默,也许这个泯族也要和国家一起衰亡了吧。但是除了沉默,我们对于独C者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一边感受自己的渺小,一边感受社会的可笑。就在十二月一日,自Z区颁布了《自Z区信息化促进条例》,在一个没有互联网的地区,这是何等的可笑。而在前些日子,鸟市竟然还举办了手机文化节,在没有网络和短信的地区,本以为四处看见3G的广告就已是讽刺,没想到还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都是高人啊。
  本以为十二月一会开网才着手写了此文,现在看来,离结束风锁还很久远。罢了,人各有命,错就错在自己当年犯贱投胎成了求狗哭金。这篇写于零九年末的文章,不知何时才能见天日。

PS.没想到这篇文章四个月之后终于可以重见天日…
====================
L&L八卦新闻中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