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当年站在青年路车站等车的情景。还有,大家在纸巾上的签名,我保存的很好。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
  突然又开始写抽象日志了,其实,我想说,对不起。
  不想写太多,大家当作没看见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