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写的日记中,满是不知所云的冷笑话模式与搞笑的词语,不过这篇我打算认真写,因为我在纸上打了草稿,也许会很长。如果,有朋友想认真看,那么请务必耐心的看完,因为我可能很少如此认真地表达一些比较深层的记忆。

  一、怀旧的开始
  混的越来越差的人总是喜欢怀旧,我这段时间也是如此。也许是讽刺自己吧,其实怀旧也很好,毕竟,我已经懒得向前看了。
  前段时间突然想听听老歌,于是找了一大堆邓丽君的歌。并不是因为怀旧情结我才说这话,但是无可否认的,邓丽君的歌喉也许无人能比。觉得现代的流行歌曲在这夜莺般的歌声中突然就变得黯然失色,虽然我不是邓丽君时代的人,但总算是沾点边吧。嗯,突然又想起了周璇的《夜上海》,那种留声机式的古老声音,还真让我觉得自己也是四、五十年代的人呢。
  也许我们的晚辈不会再有这样的感觉了吧。我们这样80后的感觉,看着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长大的人。思绪突然就乱了,因为想到的太多,突然想到《小红脸和小蓝脸》《没头脑和不高兴》《九色鹿》《舒克和贝塔》《葫芦兄弟》。呵呵,两天前我还把《邋遢大王》重新看了一遍。曾经觉得好长好长的动画,现在看来好短,仅仅只有13集,每集竟不足20分钟。思维在小时候的记忆中飞散,又想起了曾经红遍一时,1987年制作的日本老一辈动画,《天空战记》。

  二、永远的修罗王依平
  虽然论古典,《天空战记》和《圣斗士》几乎平辈,但《圣斗士》现在还在制作与公映,所以要怀旧,还是《天空战记》的资本比较老,而且似乎好久没有再看见过了。其实我个人也没什么权利去评论这部经典之作。因为我除了还能记得天王乔加、龙王良马、修罗王依平的名字外,几乎没有什么其他记忆了。好像第一次看是在呼图壁,和爷爷一起,还有表弟。
  我的爷爷,是我除了爸妈以外最亲的亲戚。写到这里突然想哭,因为我爷爷是先于我太爷太奶去世的。当时哭了好久,一直哭到没有泪水。我和表弟哭了好几天,最后哭到没有想哭的精神了,不知为何就笑起来,也许是哭疯了吧。小时候都是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但基本都是爷爷带我和表弟一起去玩,很久以前爷爷奶奶家是在尼勒克军马场的。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和表弟在爷爷的办公室窗台上模仿狼牙山五壮士跳崖,大喝一声“同志们,乡亲们,永别了!”然后纵身跳下窗台。还有当年和爷爷奶奶一起打麻将,一起放鹅的回忆也清楚地记得。后来爷爷奶奶家搬到了呼图壁。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我前面好像是在说《天空战记》,嗯,现在我们回归正题。看《天空战记》的时候也在呼图壁,和表弟,爷爷在一起。对了,还有《白眉大侠》《甘十九妹》!我和表弟至现在还在津津乐道。

  三、在一起的日子
  思绪太跳跃了,现在突然又想写我的表弟。和他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几乎很多时候都是爷爷带我们俩一起玩。
  冯硕,还记得你那篇在呼图壁的旷世日记《套兔子》吗?还有那些被我们洗了无数遍的磁带,还有在八家户滑耙犁子掉进沟里,还有在我家和爷爷捉迷藏时馒头沾上墙土,还有在呼图壁滑雪坡。最多的相处也许是小学在八道湾住我家的时候,晚上我们编出无数很好笑的冷笑话,虽然现在看来一点意思都没有。每次我们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引发狂笑,一个很SB的“皮芽子”读音问题或者一个“中国人民很行”的问题也能让我们笑到肚子疼。还有初中的时候我住在你家的一段时间,每天晚上看《机器猫》。呵,好像确实往事如昨呢。

  四、大Fen天堂综合医院时代
  前几天的某一天,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很多熟悉的名字,王雨、孙冰明、张艳康、李春潇、张蕾、白烁、安强、仲蕾、何鹏,不过当时最清楚反映在脑海中的名字就是柴琪琦。主要原因呢,还是因为某天的一个梦。梦中她还是和当时一样天才,形象也和过去一样。(那当然了,五年没联系,也只能用这样的形象设定了。)初二那年我转过去建工的时候,当时她是小组长,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时令她吃惊的《口技》背诵,不知道她还是否记得了。我的座位有很长时间都在她前面,自然也会比较熟悉。在我看来,她是个天才,我到现在仍然这么认为,应该是一种睿智。每天看动画片,热爱《柯南》与推理,学习又出奇的优秀。都是年级的Top20,她却总是在我之上。每次我说她天才,她却总觉得我是以“天生的蠢材”说笑。
  也许是初中时没有意识,班里大家都没留联系方式。说来也是,当时没手机,也不怎么用QQ,就连经常去打星际的朋友现在也联系不到。不过还算幸运吧,我的班主任宗志燕老师现在还在建工工作(虽然学校名称改为了市80中),前天我通过114找到了班主任,她说能帮我联系大家,叫我过几天打过去。都五年没见了,也许在大街上擦肩而过,也认不出来大家了,有种“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感觉呢。
  说到初中,最辉煌的还是与王雨共创的大粪天堂综合医院的历史。还有那些和大家一起整蛊的午休,还有CI水枪大战,还有桌子上插小旗的玩法。当时我和王雨算是一生中最好的朋友了,可以说在学校总是一起恶搞。我的神经兮兮的毛病也是他的真传!对,还有孙冰明,我们三人当时简直就是神经病铁三角,可以说无敌了!可以在大街上旁若无人的大喊“我是神经病”!
  当时和王雨凑在一起可以说是因为物以类聚吧,当时我们两都是霍金饭,对广义宇宙物理学也是充满热情。离开初中以后,不知何时开始,薛定谔、波尔、霍金的名字也渐渐淡忘了,现在看看曾经满是天文、物理的初中笔记,还真是充实呢。

  五、SKYEYE的巅峰
  在建工的两年过得很开心,后来我以几乎与录取线相差无几的分数考上了市重点中比较好的兵团二中。这段记忆犹新的漫画加传本子的高中生涯更是玩到了一个顶峰的境界。什么疯坦啦,什么RO啦,什么漫画啦,什么NESTS/SKYEYE啦,每天回家的路上站着聊天啦,还有自己编的字典啦,等等等等,以前的日志说得太多,这里就不多说了,再说那些同学一直都有联系,QQ群也有,手机号也有,放假也有聚会,就没什么好回忆的意思了。所以这些内容就以“见上篇日志”之类的说法一笔带过。

  六、雨中漫步
  今天天阴了一天,但是没有下雨。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下雨,因为会突然觉得世界如此平静。我出生的时候连续好几天下雨,因此我的名字中便有一“霖”字,意为“连续不断的小雨”。
  小学的时候家在八道湾还是平房,下雨的时候就会跑到院子里,坐在雨蓬下写作业,还可以看见院里爬动的蜗牛和蚯蚓。顺便一提,蜗牛是我从伊犁地区带回的有红色花纹的品种,小时候很喜欢养小东西,蜗牛、鸟、蝉、螳螂、蚁狮、田螺、鲫鱼、蜥蜴、刺猬、兔子。也许对理科的兴趣就是那时建立的吧,很幸运,记得中考时候英语有一篇阅读就是说蚁狮,似乎就我一个人知道那是什么。
  说着又跑题了,说起下雨,下雪也是比较喜欢的。如果把下雨说成是忧郁与平静,那么下雪则是浪漫与纯洁。初中高中的冬天,放学回家时天已经入夜,在车站等车时抬头看着在路灯照耀下闪闪发光并飘落的雪花,配合着自己轻轻吟唱的《柯南》以雪为主题的第三个ED,时间感觉就在那时停止。
  写了两天的日志竟然还没写完,还有很多,读者要耐心点。也许是天气关系,想到的事情很多。

  七、Isaac Asimov
  曾经在高中时代很尊敬的一个人,艾萨克·阿西莫夫。在我逐渐淡忘他的时候,前几天突然又看见了他的名字。还是那么耀眼,不管是在过去还是未来,阿西莫夫的名字也不会被人淡忘。虽然已经去世15年了,但是他对当今科幻、科普以及文学界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他在世的时候,是美国最多产的作家之一,基地组织的名字也是由于拉登对其作品《基地》的喜爱。
  他的机器人三大定理更是被科幻晚辈所引用无数,因为论严密性,可能已经可以成为未来真正发展的预言。他会成为未来时代的立法者,他的名字也会为人所津津乐道,成为历史上的一道光辉。
  虽然我在高中的后来两年都是看漫画,但是高一的时候则是连夜看SFW的,这段我以前的日志也说过,所以这里就话不絮烦了。

  八、堕落的天使
  曾经在一篇文章看过这样一段话,“经常在路过橱窗时对着橱窗打量自己的人,要么是诗人,要么是哲学家。”而我说不定就是哲学家呢,哈哈,其实也可以是自恋吧。说自己是哲学家不是自夸,其实是自嘲,谁都不知道我怪异的大脑整天在想什么,也许自己都不知道。
  每次和不是熟人的说话聊天,对方一般都会有两种问法,“你是文科的吧?”“你是学计算机的吧?”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上了大学之后就有心学文,无心学理了,虽然工科的基本没什么文科的课程。放假回去的时候我妈还后悔我怎么没学计算机,很多朋友也会奇怪这个问题。不过也算了,我从来就是路随便走的。反正现在看来,C语言过级都考不好还学什么计算机呢。
  原本打算这学期开始学习,但是好像又一次放弃了呢。二级C的考试还有一周,但我却怎么也不想看书,其他课程也是如此。从05年的九月开始,就有种和神祇背道而驰的感觉了。从来到HD就开始叫嚣“人生”,但是却又觉得不是一个合适的感叹词,一直到现在我才把这个词酝酿出来,也许就是文章的标题——大势已去。(原本这一自然段是全文的开头,后来觉得放在这里比较合适。)
  现在的学习状态不太好,似乎已经停滞了。和过去比起来,唉,前天给初中班主任打电话,她还说,我是个学习自觉的学生,成绩也不错;寒假的时候去高中,物理老师还说,我整天不听他的课学习还那么好,是我们班最聪明的学生。现在看来,那些评价,是在说我么?那竟然是我,真的好神奇……
  一开始高中用Lucifer这个名字时候只是出于对中世纪天使学的喜爱,于是选择可这个反抗上帝的大boss的大名作为所有的网名和笔名。不过后来想想,也算是巧合吧,现在的状态又何尝不是堕落,何尝不是由于和神作对而Luck指数下降。而且后来又发现《EVA》的剧本中,Lilins(复数)是Lucifer的子嗣,Lilin虽然不是中文,但却和我名字拼音一样,有点巧合的意思哈。再者说来,七宗罪之一的Lucifer则意为傲慢,有时我确实有点“As proud as Lucifer”呢。(我QQ空间用到的另一个名字Leviathan则是嫉妒。)后来则是名为Lucifer的同人圈崛起更是腐化了这个原本似乎很伟大的名字,我一向对那个同人圈没有好感,也许是因为很多人提到Lucifer首先总是想到那个同人圈,或者什么一个魔兽玩家之类的,而对于名字的源头,对于那个天使,也许人们会渐渐淡忘,唉。
  不过说起来,好像是高三看漫画的原因吧,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耽美文化所影响,觉得自己越发BT了。呃,可恶的同人女,我似乎从那时候就被毒害了……不过也因此认识了ManTao的各位朋友,嗯,就是这样。

  九、既来之,则安之
  来到HD虽然有些郁闷,但是毕竟还是认识了很多朋友,而且还有次比较好玩的COS。焦颖!我知道你肯定会在QQ空间看到这篇日志。看见了之后千万不要郁闷,反正大家都一样,既来之,则安之嘛是吧。我刚来BD也是觉得这里一片垃圾,以前的日志抱怨太多了,所以现在一笔带过。
  上次经专的来HD时候就说,觉得HD气氛太压抑了,简直就是他们的高中,星期天自习室还有很多人,简直就是BT!要我说,还不如我高中气氛好。这里简直没有一点文化氛围。不过也是,我一个同学说,HD只能如此,一个不是综合大学的学校,一个工科院校,要评211,只能放弃一切拼学习成绩。事实就是如此,习惯就好。

  十、尾声
  记得小时候读《严文井童话选》,有个很精彩的童话(忘了名字),最后一个章节的标题就是“尾声”。写到这里不想多写了,写得太多QQ空间就发表不上去了。(也许现在的字数已经发不上去了哈哈。)
  最后感谢一下所有的朋友,以及认真看完这篇日至的朋友们。嗯,文章中有多处“一笔带过”,如果要知道这些内容,可以参考一下以前的日志。那么,就此落笔。
======

  十一、补遗
  这段是后来补上去的,因为好像忘记写动天和0991S的事情了,不过算了,其实忘记写的还有好多。不能太追求完美,所以就这样。

  十二、补遗中的补遗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有时被云挡住,有时又显现出来。让我想起了喀纳斯,山下面有一片开阔的地方,经常会有那样的天气,还有很多野草莓。还有,日志中还忘记说我小学时候学国画,然后书法,然后素描,不过现在都不怎么记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